结合中西餐文化特色他开办餐馆已开了5家分店

2019-07-20 20:08

  几年前,在老家尤溪开了三、四年咖啡厅的傅乙晟,没有对手,每天无聊到自己在家里洗车子。在人口6~8万的小县城,他能把一家快要死掉的咖啡厅救活,并做到月营业额100万。

  终于他决定“离家出走”,来到他喜爱且有竞争力的城市——厦门,做一家别人从来没有做过的餐厅。他给她取名“宴遇”,有没有可能以西式摆盘的审美,中餐烹饪的手法,把中国菜体现出来呢?这是傅乙晟原来几年咖啡馆经营过程中大量吸收西餐文化,一直存在的设想。

  起初,他四处寻找厨师,他多次拜访了吴嵘。最终,吴嵘被这个82年的小伙子打动,抛下所有包袱过来了,吴嵘到来,第一件事就是厨房、厨师团队的重整。原本预算600万的餐厅,最终严重超额,花到了1000多万。

  在傅乙晟的印象当中,有3个资金链跟不上的临界点,使得他快要崩溃。熬过之后,这家位于思明区嘉禾路的第一家店,终于面世了。

  当时宴遇是怎么让年轻男女疯狂的呢?烹饪手法上,大量运用分子料理技术;产品呈现上处处给人惊喜,餐前饮料做成“毒药”,菜品有干冰冒烟,水果要长在树上;环境和氛围的营造上,支付手法上,成为国内第一个用iPad点单的餐厅;还有那个在网上传疯了的套套湿纸巾……

  就这样干了7天,所有人都累瘫。在当时每日超10万的营业额下,傅乙晟决定停业一天。

  

  第一家店的火爆,让宴遇很快就在厦门开到3家门店。而后,呼声极高的福州也有了宴遇第4家门店。那么,第5家店开在哪里好呢?泉州。整个团队都告诉他,1小时车程的泉州最合适。在这里做好了,基本就能在福建立足,成为当地代表企业。可是傅乙晟犹豫,他心中的下一站很远大,是上海。

  他直言,其实当时第一家店火了之后,他就梦想着有一天能去上海。2016年,宴遇真的来到上海,然后这座繁华都市也沸腾了,开业第一周排队又排了3个小时,差点把隔壁餐厅两个门都堵了。

  因为宴遇,傅乙晟和吴嵘走出了一条属于宴遇的路,创造了让人惊喜的中国菜。现在两人又开辟出另一条无经验可循的路,专做原本就不是菜系的“厦门菜”——荣先森。

  为什么挑战厦门菜?傅乙晟看好厦门这座城市。他判断厦门将成为世界焦点,厦门的美食也将广为流传。他也相信本土出生的吴嵘师傅,能够很好地演绎这种美食文化,深挖民间小吃并重新包装,使它们登上大雅之堂。

  宁可失败也不愿随波逐流。从离开老家那一刻,傅乙晟就注定了要做餐饮界的“搅局者”。



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

在线咨询
联系电话

4008-216-84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