但他不能拷贝到我的原料配方

2019-09-29 11:37

  用鸡蛋面粉牛奶做煎饼怎么做?详细点!首先声明我外婆家没有微波炉,做好不要用电饭煲,就用锅子煎的最好!时间少用一点,简单一点!谢谢了!!快点好不好?!...

  用鸡蛋面粉牛奶做煎饼怎么做?详细点!首先声明我外婆家没有微波炉,做好不要用电饭煲,就用锅子煎的最好!时间少用一点,简单一点!谢谢了!!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把面粉里倒一点热水烫一下,搅一下,后把打发好的蛋液放进去,一点一点加牛奶和水搅成糊状,注意不要太稀!有滑汁就好.然后把这混合糊放到锅里煎就好了.一面就好,不用两面煎.

  展开全部家烧饼走红,不仅成为了各个商家的“热门产品”,其做法也成了网上的热帖。

  “将精白面粉、酵母、温水、黄油、糖在盆中和成面团,加盖发酵,发酵时间约两小时,切开面团,见断面有许多小孔即成发面。将肉松、小葱剁成碎末待用。将牛肉与蒜一起剁碎,使蒜香充分进入牛肉末中。”记者在天涯等知名的BBS上看到,类似的“土家烧饼家庭制作秘笈”几乎全都成为热帖,许多白领都根据这些简单易操作的烹饪步骤制作出了各自的“家庭版土家烧饼”。

  据了解,一般一个土家烧饼加盟店,加盟费用在2万元左右。设备包括:带数码温度显示的自动烤炉,1500到5000元。和面机,500到1000元。不锈钢操作台,300元。做饼所需本钱:面粉按每千克2元批发价算,加水后1千克变3.4千克,一个饼用面180克,约0.106元。肉按每千克16元,用15克,约0.24元。香料每千克360元,用0.2克,约0.072元。其它配料每千克3元,用25克,约0.075元。油每千克6元,用20克,约0.12元。每个饼成本共计约0.613元。考虑设备磨损,每个饼不超过0.64元。按照每只饼2元计算,每日卖出500个,营业额为1000元,那么每天收益600元,每个月收益1.8万元。由于经营烧饼先期投入少,收益快,低门槛运营方式让几乎所有人都想在“土家烧饼”大潮中分得一杯羹。

  “即便申请了专利,能保护的也是自家烧饼的配方,无法保护商标。”对于各色“土家”商标的注册以及保护,上大知识产权院院长陶鑫良认为,是否能申请类似“掉渣”二字作为自己的商标是个值得商榷的问题。“因为这些词语都是人们在日常生活中的口头用语,将常用语言作为商标,似乎不妥。”

  同时,陶鑫良也表示,即便是申请“掉渣”商标成功,也只能保证别的烧饼店“不能单独使用‘掉渣’二字”。“况且各个烧饼店的风味也不同,谁先谁后也很难说清,既然没有使用相同的原料,当初第一个建店之人也无法拿出‘第一’的证据,那就很难界定到底谁侵权这个问题了。”

  “土家烧饼是我花了3个月尝出来的。”说起土家烧饼,就不得不提到一个人———许元宏。这个40多岁的安徽人从上世纪八十年代来到上海后,就一直跟着上海人的口味走。他说意大利馅饼、铁桥烧饼、一直到现今的土家烧饼,个个都是他的心血之作。他表示“因为‘土家族’三个字无法注册,所以我们只能申请‘掉渣’二字作为商标。”

  

  “80年代初,刚来上海那阵,我身上也没什么钱,当时就想做一些成本小,收益快的小生意,所以我就开始尝试自己摸索着做意大利馅饼。”许元宏说,当时他自己也没想到,这一做竟然就做出了大名堂,意大利馅饼大受欢迎,从只有一个小店铺的个体户,到拥有许多分店的大老板,许元宏尝到了成功的滋味。而此时,许多安徽老乡也找到了他这里,想要一窥他的成功之道。

  许元宏告诉记者,当时他还不懂什么叫“品牌保护”,只是为了“老乡要互相帮忙”这个简单的理由,他对前来“取经”的老乡向来是来者不拒,还亲自传授馅料制作秘笈,以至于后来各式“意大利馅饼店”遍布全市各个角落。亚美国际娱乐

  “我光研究配料就花了3个月的时间。”牛皮纸的包装、香麻口味的脆饼,提起自己亲手研发出的“杰作”,许元宏的言语之间就充满了骄傲。

  “我现在已经算不清楚我那个时候每天要吃多少烧饼了。”许元宏告诉记者,3个月的时间里,他和他的研发团队,每天都在成堆的烧饼中度过。再咸一点、孜然可以再放一点、饼要烤得再酥一些,为了能将口味调到最佳状态,许元宏说自己试吃烧饼吃到看到烧饼就恶心,“烧饼推出市场后,我就再也没怎么碰过。”

  土家烧饼刚研发出来时,对于能否攻占市场,许元宏自己都没有太大的把握。作为探脚石,他先将自己属下的一个“铁桥烧饼店”改成了“土家族掉渣烧饼”,没想到,一推出后,阵阵孜然香就引得无数食客食指大动,走红程度让许元宏自己都不敢相信。

  有了第一家店的成功,许元宏迅速出击,将几乎所有的“铁桥烧饼店”重新装修,专营土家烧饼。半个月后,第一家加盟店也开了出来,本来员工的统一着装是加盟连锁的第一基本要求,可是当时的发展速度,让许元宏的加盟店连员工制服都来不及订做就匆匆上马。

  有了当年“意大利馅饼”的经验,这次土家烧饼成功推出市场后,许元宏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“赶快去注册商标”。“我们现在已经通过了‘中国质量万里行’的品牌认证,如果有什么消费者投诉以及侵权行为,都将由工商部门出面维权。”

  同时,“土家族掉渣烧饼”的商标也于去年12月份申请注册。“因为‘土家族’三个字无法注册,所以我们只能申请‘掉渣’二字作为商标,等到6个月的审核通过后,我们就将会开始维护我们这个‘掉渣’商标的合法权利。”

  虽然如今土家烧饼店四处林立,不过对于自己家的烧饼,许元宏自称是一百个放心。“别人可以用相同的店面,但他不能拷贝到我的原料配方,我相信尝过我烧饼的人,都能分辨出优劣。”

  对于现在“到底哪个土家烧饼先出炉”的争议,许元宏并不在意,“我的店是上海第一家,我的馅料都是自己研发,我对我自己的品牌有信心。况且每个产品都有自己的生命周期,我已经在着手开发我的新产品了,到那时,我自然就退出了这场争夺战,谁先谁后还有什么意义?”

  由于各家烧饼店都打出“土家”招牌,那么这个烧饼到底是否源于土家族就成为了关注的焦点。为此,记者采访了华师大对外汉语院院长,民俗问题专家陈勤建。“我当年去土家族参观考察时,并没有见过类似的烧饼。”但他告诉记者,虽然他是第一次听说“土家烧饼”这个新食品,但他不能肯定土家族到底是否有这个传统食物。”



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

在线咨询
联系电话

4008-216-846